西夫小说网-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
西夫小说网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古装迷情 >

重生之再嫁奸臣 by:余塘(下)

时间:2019-09-22 20:36 标签: 强强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朝堂之上
第49章 熹微的烛光跳跃在眼睑上,裴言昭头沉如溺水,勉力眯开了眼缝,入目是他卧寝中黄木雕花床帏,而床铺右侧空位上,摆放一张灯挂椅,端坐一个眼眶微红、宛如雕塑的身影。 你 他刚想开口询问,喉咙像灌了几斤砂砾粗噶,兼疼痛干涩。 姜珩目不斜视,从小桌
第49章?
  熹微的烛光跳跃在眼睑上,裴言昭头沉如溺水,勉力眯开了眼缝,入目是他卧寝中黄木雕花床帏,而床铺右侧空位上,摆放一张灯挂椅,端坐一个眼眶微红、宛如雕塑的身影。
  “你”
  他刚想开口询问,喉咙像灌了几斤砂砾粗噶,兼疼痛干涩。
  姜珩目不斜视,从小桌上取了一杯水递过去。
  裴言昭仰望悬在头顶的素手,忿忿无语:“你当我是长舌怪吗。扶我起来。”
  姜珩放下水杯,依言,拽他胳膊将人扶起,取下他额上的冷巾,后靠潞绸大引枕,坐下后,复递给他瓷杯。
  左胸的伤牵痛整条臂膀,裴言昭活动右臂,端水润嗓,目光微偏觑了眼姜珩:“你坐这,有话等着跟我谈?”
  姜珩:“你淋雨受了风寒,大夫让我注意你体表的温度,我看着。”
  裴言昭嘴角翕动,倏忆起他倒下在大雨倾盆前的一刻,心头猛跳:“阿弥呢。”
  姜珩:“你和姜弥都是被苏良送回来的。苏良把过程跟姜府人说了,姜弥也承认,他是自己偷跑出别庄,迷了路。”
  “哦,”裴言昭扭了扭左臂,右臂撑床挪到沿侧,近距离盯着姜珩,依旧那副漫不经心的姿态:“你这个人呢,平时就太压抑了,有什么真心话都憋在心里,被圣人孔夫子教成块石头。别木着个脸了,你就,对刺杀我没什么想解释的?”
  姜珩偏过头,正视他:“你要听真心话吗。”
  “当然。”
  “刺了你一剑,我身心舒畅多了。”
  “你走开——!”
  裴言昭作态的抱住一只荞麦枕,挡在身前,咳嗽的抬手指她:“你竟然恐吓一个无辜可怜的伤残病人。我从没见过你这样,伤害了别人还理直气壮的人。”
  姜珩别过头,扭身拧了一张新的冷毛巾:“躺下,你人有点烧。”
?
  裴言昭拄着右臂,一点点往下滑梭。
  平躺下后,一只柔若脂膏的微凉纤手探上他的额头,沿着他额际,轻抚了两下试探。
  昏沉的脑袋登时有点发晕,好似升入云端的绮幻。
  如此温柔小意,裴言昭心念一动:“要不你再刺我几剑。”
  姜珩垂眸睨他,手指蠢蠢欲动般摩挲:“真的?”
  “假的!你这个狠心的女人。”
  裴言昭不顾伤口疼痛,双手扯被,拉高蒙头。
  姜珩歇下心思,背靠椅背,阖目小憩。
  京中文武官都将这次捉拿香山盗匪视为升迁的指标,有分别投靠太子和怀王麾下的,也有自成护卫队,搜集情报,准备拿下一两个小喽啰沾光,承迎圣意。
  裴言昭身为中军都督,这次行动于他也责无旁贷,早晨烧退后,就去了都督府任职。
  姜珩并不阻拦他,在他走之后,也换了衣裳,外出府门。
  坐落在青龙街的擎天高楼无不是天潢贵胄。宽直街道林立广梁朱门,姜珩走到尽头第三家时,抬眼望了望额煸‘镇国公府’。由于现今能坐上等同镇国公这等封疆大吏位置的官员还未出现,这座罪宅还未发配出去。
  姜珩停留片刻,继续往前,走到青龙街首座磅峨府邸——青宫。
  东宫因方位得名,因‘东’时属春,色属‘青’,太子在宫外的别庄又称青宫。
  晴云碧树,殿宇峥嵘,后方的高楼宝阁腰缠白云、峻然屹立。皇宫之外最尊贵的府邸,仅立在外面,就彷如有一股威严之势的笊篱罩在头顶。
  然而相比于她方才路过的人流络绎不绝的怀王府,这最近接近天子殿堂的青宫,却显冷清得多,可用门可罗雀来形容。
  姜珩迈上干净空荡的玉石阶,跟房门自报家门,请求与太子单独会晤。
  太子很清闲的样子,不一会门房就来回禀,请她去书房相见。
  跟着管事绕过一段九曲长廊,姜珩垂眸不多张望,很快被带到书房,依她所言,房中只有太子一人等候。
  他穿在外的青袍燕居服,面貌继承了赵氏一族的凌然俊逸,修眉凤目,棱角分明,气质较于厮战沙场的皇帝少了几分狠厉,多几分温雅,看人的时候眼中透着谦逊温和。
  如世人所传那样,是不历风霜,浸在温床中长大的皇子。
  姜珩上前行首次见面的稽首大礼,自介:“臣妇姜珩,叩见太子。”
  赵祈佑抬袖,声线弘雅:“不必多礼,请起。太子妃同我说起过你,外邦赴宴那日,姜小姐不但对外识破鞑靼人的诡计,在长春宫还免太子妃遭人毒手,我不仅欠你一声谢,更对你很好奇,没想到今日终得一见。哦,现在该称你为裴夫人了?”
  “太子抬举了,没想到这么久的事还牢你记挂在心。我今天是以谏言者的身份前来,太子唤我姓名便是。”
  赵祈佑点头引手:“好,姜珩。坐下说话吧。”
  “嗯。打扰了。”姜珩寻了离桌案第二张椅子规矩坐下,不僭越过近,也不远。
  赵祈佑自嘲:“有什么打扰的。我方才在议事堂跟寥寥几位詹士府的幕僚议事罢了,对香山盗匪的事商量了好几天,也没什么新鲜的方案。你来可是为了此事?”
  “是的。”姜珩点头。
  “你等等。”
  赵祈佑亲眼所见她在对抗鞑靼首领时的机智风采,又有父皇亲口褒奖,不敢小觑,犹获一颗启明星,管她是男是女?她那日在瑶台上令人发省的一言尚响于耳畔‘衣冠未必皆男子,巾帼如何定妇人?’
  赵祈佑在桌案上翻找了几页他精心筛选的上等方案,捊理一番,离座起身,亲手放到姜珩边侧的方几上:“你过目一下,这是我府上谋士出的策略。”
  纸张有精准的山脉路径测绘,有贼窝的据点,有排兵布阵的兵法解说。
(西夫小说网:www.lfbjp.com.cn,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!记得收藏并分享哦!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