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夫小说网-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
西夫小说网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仙侠魔幻 >

惊蛰 by:怀愫(上)

时间:2019-09-20 09:57 标签: 甜文 史诗奇幻
文案一 【古代、奇幻、冒险、甜】 谢玄和小小初入江湖,凭一身道术替人化煞、作法、超度、抓鬼 靠着小小天生y-in眼和谢玄本命金火,回回都运气非凡。 以为自己是青铜,不料是王者。 文案二: 小小不知道自己是师兄捡回来的小媳妇 师兄:我也不知道怎么养小媳
文案一
【古代、奇幻、冒险、甜】
谢玄和小小初入江湖,凭一身道术替人化煞、作法、超度、抓鬼
靠着小小天生y-in眼和谢玄本命金火,回回都运气非凡。
以为自己是青铜,不料是王者。
?
文案二:
小小不知道自己是师兄捡回来的小媳妇
师兄:我也不知道怎么养小媳妇,反正怎么宠就怎么养呗
?
内容标签: 甜文 史诗奇幻
搜索关键字:主角:桑小小,谢玄 ┃ 配角:师父、闻人羽 ┃ 其它:《阿娇今天投胎了吗》?
?
作品简评:
道门师兄妹谢玄和小小因师父无故失踪,踏入江湖,开始了寻找师父的旅程,凭借一身出神入化的道术处处化险为夷,二人携手荡妖魔,踏金銮,碎幽冥。作者构思精巧,逻辑严密,情节跌宕起伏,人物活灵活现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冒险类玄幻小说。
?
?
?
第一卷 桃始华
?
第1章 吊死鬼
  春尤浅,柳初芽,杏初花。
  杨柳杏花交映处有个土坡,土坡上立着一间破烂烂的土地庙。
  桑小小裹着一件絮袄,在神台前支起了锅,锅里煮着水,芭蕉叶包着一把野荠菜搁在锅边。
  她抬头望望庙门,也不知道今天师兄的运气怎么样。
  要是没r_ou_,晚上就只有一把野菜能下锅了。
  天色将暮,山间雾色一层一层氤氲,师兄还没回来。
  庙门外飘进一只女鬼,带进一阵y-in风。
  小小一双眼睛生来便与常人不同,瞳色蒙蒙,时时刻刻都像含了一层薄雾。看人面目不分明,见鬼却极清楚。
  女鬼不知小小能看见她,一下扑倒在破败的神像前,泫然道:“土地爷,您可要给我作主啊!”
  她一边抹鬼泪,一边向土地爷状告她那负心的男人,谋她财,骗她色,全靠她才能吃油穿绸。
  不肯娶她便罢,竟想将她卖掉,她不堪受辱,用一根罗带了断了自己。
  小小紧紧领口,伸手拨弄着柴火,让火烧得更旺些。
  抬头望向山间小道,日头只余下一个角,等这一角落到山对面,山间野鬼便会倾巢而出。
  这间土地庙早已经没有香火供奉,自然也就没有神力替女鬼作主了。
  锅里的水烧开了,咕嘟咕嘟冒着泡,小小猜测今天大约是没有r_ou_吃了,把野菜扔进锅里,从竹篓中取出一个竹筒,木勺在竹筒里一刮,撮下点盐花,搅在汤中。
  等汤煮好,她先盛了一碗,搓土为香,供到土地爷神像前。
  借居在此就要礼数周到,本地的鬼怪,就算敢在外头作乱,也不敢轻易踏进土地爷家里作祟。
  女鬼还在嘤嘤哭告,她双目凸出,舌头老长,可身影窈窕,形态娇媚,瞧得出原来是个美貌佳人。
  午间来投宿的时候,小小就看见这只女鬼了,她吊在土地庙前的老槐树下,脖子拉得老长,身子一晃一晃,拿头荡秋千解闷。
  没想到太阳一落,她会解开罗带,把舌头塞嘴里,跑进土地庙告状。
  土地不能显灵,对这女鬼的哭诉也有心无力,女鬼哭了半日,把脸一抬,指着土地:“你身为一方土地,我在你的地界含冤屈死,你竟然不管!”
  小小充耳不闻,蹲在门边抱着膝盖,一心一意盯着山道,等师兄回来。
  天色越来越暗,羊肠小道上一点亮光隐隐浮动,似是有人在暮色中点了一盏极亮的灯。
  这是师兄的命火,小小一下站起来,走到门边迎接。
  女鬼哭骂完了,与小小擦肩而过,又是一阵y-in风,冻得小小起了一身j-i皮疙瘩。
  女鬼飞身奔到树边,解罗带结缳,脖子一伸,把自己挂在树上,长舌头“啵”一下落出来。
  这一套动作万分娴熟,原来她是先告状才去死的。
  小小见怪不怪,心中所思只有一桩,不知今天还有没有r_ou_吃?
  谢玄出了城门就往土地庙飞奔,跟日落比谁的脚程快,怀里揣着刚刚买的烧j-i,也顾不得烫,小小一定饿了。
  槐树上的女鬼荡了几荡,又伸手解下罗带,把舌头塞回嘴里,再次飞扑到神像前:“土地爷!您可要给我作……”
  女鬼哭诉未完,谢玄就踏进庙门,女鬼只觉浑身上下似被针刺,哀嚎一声,缩身飞出窗外,逃开一丈远。
  谢玄一脚踏入土地庙的庙门,就似暗屋点灯,刹时间满是光华,他从怀中摸出油纸包,扔给小小,咧嘴笑道:“咱们今儿吃烧j-i!”
  小小唇角微微一翘,揭开油纸包一看,不光有j-i,还有烘得香软的薄面饼,面饼裹着j-ir_ou_,油汪汪的,看着就好吃。
  她先咽了口唾沫,跟着粉唇一抿:“你又赌了?”
  谢玄嘿嘿一笑:“就一把,明儿找到活,就不去了。”
  小小叹息一声,把锅里的汤热了热,盛一碗给谢玄,自己捧着面饼往谢玄怀中一坐,靠在他肩上,把沾油最多的那张饼给了谢玄。
  十五六岁的少年,已然长的身高腿长,一只手就环住小小,等她撕j-ir_ou_,包在软饼中,一口咬了,r_ou_香扑鼻。
  “有师父的消息没有?”
  谢玄也饿得急了,他买了吃食自己一口都没动,张嘴就咬掉半块饼,边嚼边道:“城外有个一阳观,道士倒是多得很,可我问了一路,也没有师父的消息。”
  两人从小就由师父一手带大,说话走路识字修道,全是师父教的,说是师父,实则是慈父。
  惊蛰那天,谢玄带着小小上山猎野味,到城中换了酒r_ou_冻梨回家,可师父却不见了踪影。
  他们在家等了一个月,师父也没有回来,附近的邻居问了个遍,无人见他出门,一个大活人凭空消失了。
  乡间闭塞,问遍了四方村落,也只来过两个生人。
(西夫小说网:www.lfbjp.com.cn,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!记得收藏并分享哦!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